订购电话:020-2345321

英美双边自贸协议谈判 考验数十年“特殊关系”

英美双边自贸协议谈判 考验数十年“特殊关系”

详细介绍

  作者: 高雅

  [ 经济学教学波特斯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英国不可能在短期内与美国达成本质性的贸易协议,但可能会在某些详细领域制订办法。从时光上来说,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什么也不会发生,而在那时候发生什么将取决于谁博得了大选。” ]

  [ 合法美国与法国就数字服务税吵得僵持不下只好搁置谈判时,英国外交大臣贾义德宣布,英国计划从2020年4月开始对寰球科技巨头征收2%的数字服务税。 ]

  假如说在年底前谈成英欧贸易协议是极为艰巨的任务,那依照之前美国总统特朗普与英国首相约翰逊奇特的设想,在2020年7月前达成英美自贸协议,就更是天方夜谭。

  但就在上周,美国财长姆努钦访问伦敦时,面对双方悬而未决的汽车关税和数字服务税等问题,他仍然信心满满地表示,对双边贸易协议的达成十分乐观。

  独破智库“变革欧洲中的英国”高等研讨员、英国国王学院经济学传授波特斯(Jonathan Portes)告知第一财经记者:“英国不可能在短期内与美国达成实质性的商业协定,但可能会在某些具体范畴制定措施。从时间上来说,被曝裁员、封闭工厂 通用汽车还好吗?,在11月美国总统大选之前什么也不会产生,而在那时候发生什么将取决于谁赢得了大选,深港通两周年期近 跨境资金净流入逾900亿元。”

  这象征着,英美联盟数十年以来的“特殊关系”,在贸易谈判面前可能可有可无。

  美国正在觉察英国的“欧洲”性格

  自从特朗普入主白宫后,英国的守旧党政府就清楚华盛顿方面对英国脱欧的支持态度,也晓得美国热切地愿意为此对英提供“好处”。双边贸易官员成破了美英联合工作组,为正式的谈判做准备,美国政府甚至公布其在达成全面协议方面的谈判目标。

  英国方面,诚然包括约翰逊在内的众多保守党议员都自认更亲切大西洋(600558,股吧)对岸而不是欧洲大陆,但颇有些讽刺的是,从特朗普威胁对欧洲汽车征收高关税开始,在大多数敏感问题上,致力于脱离欧盟的英国,其态度仍与布鲁塞尔方面一致。因此,英美两国从贸易到伊朗核问题等保险领域的不合,使得它们刚起步的谈判蒙上了阴影。

  策略与国际问题研究中心欧洲名目主任康利(Heather Conley)说:“美国正在发现英国到底有如许‘欧洲’。目前两国有太多分歧,我也不知道特朗普政府将会有多强硬。”

  譬如说,正当美国与法国就数字服务税吵得僵持不下只好搁置会谈时,英国外交大臣贾义德宣布,英国盘算从2020年4月开端对寰球科技巨头征收2%的数字服务税。

  而这可能遭致美国的汽车税报复,姆努钦表现:“如果(本国)随心所欲地对我们的数字公司征税,咱们也将考虑为所欲为地对汽车公司纳税。”

  目前,英国生产每五辆汽车中就有一辆出口美国。按照2018年的数据,英国向美国出口了110亿美元的乘用车、发动机、轮胎跟其余汽车零部件,是英国出口产品额中占比最大的类别。原本英国在贸易协议谈判中摆在前排的优先事务中,日媒呐喊:“当初需要的正是不被恐惧克服的文明的胆量,就有恳求美国取消现有的2.5%汽车关税,并避免未来的汽车关税这一项。

  此外,在世贸组织就空中客车公司补贴案作出裁决后,美国决定对欧盟多国总额达75亿美元的产品进行关税制裁,列入清单的就包括英国苏格兰威士忌。但到目前为止,并不任何迹象表明,美国将对英国罢黜这一关税名目。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拒绝吐露任何协议的时间表,并预警说:“这会很复杂,而且有些地方会引起很大争议。两个谈判团队都想为自己的国家争取点儿什么。”

  英国萨里大学政治学系教养阿什伍德(Simon Usherwood)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就像其余贸易错误一样,美国在作出决定之前渴望能看到英欧贸易关联变得暗昧,由于那将决议英国和布鲁塞尔的法规将在哪些范围、以何种程度连续保持一致。其次,美国的谈判人员很可能会对英国提出较为过分的请求,甚至于拖慢进度。

  协议里难啃的骨头

  固然英国政府报告测算称,在将来十年中英国与美国等贸易搭档缔结自贸协议失掉的好处只能使英国国内出产总值(GDP)提升0.5%,完全无奈弥补与欧盟增加贸易摩擦的损失。但对唐宁街来说,这份协议的象征意思比经济上的实际利益更为重要。

  然而,布鲁金斯学会高级研究员斯洛特(Amanda Sloat)却认为,特朗普不会让约翰逊占一丁点便宜,2020浦那赛名单:法国帅哥领衔 卫冕冠军未出战,也不会在约翰逊不重大让步的情况下就签订这笔贸易协议。

  特朗普政府已经暗示其计划采取强硬路线,特别是在农产品(000061,股吧)方面。蓬佩奥称:“我敢断定,农业领域将会很困难。我们的要求与其他谈判一样,大家须要对竞争吵开放和坦诚的立场,咱们需要确保彼此不会用食品保险当借口来尝试保护某个行业。”

  但英国官员坚持以为,哪一版本的贸易协议都不会波及政治敏感问题,包含放宽农业进口标准以允许美国农民向英国抛售从氯洗鸡到转基因作物的一系列产品,以及允许美国制药和医疗保健公司进入英国国民医疗服务体系(NHS)市场的机会。

  这些要求对英国来说,无异于“哪壶不开提哪壶”。在农业方面,第一财经记者此前采访英国农夫同盟(NFU)时,发明英国履行着全世界最高水平的农产品生物安全及动物福利尺度。如果降落入口农产品的标准,最终会导致本国农业现状瓦解,甚至重演2001年英国暴发牲畜手足口病、宰杀600万头牲畜的混乱局面。

  而美国要求美国药品和医疗设备获得全面的市场准入,这象征着改变英国NHS的定价限度,增加英国药品的成本。根据经合组织(OECD)供应的数据,英国人平均每年花在医疗上的金额为2892英镑,而美国人则为7617英镑。正如欧洲改革中心高级研究员洛伊(Sam Lowe)所说,NHS对英国而言是“不可触碰的禁区”。

  面对这些“难啃的骨头”,一些分析人士指出,华盛顿方面最好的决定是与英国达成一个内容有限的“第一阶段”协议,这可能将不需要美国国会的批准。洛伊认为,这种协议将为约翰逊跟特朗普供给短期的政治胜利,尤其是特朗普正逢连任竞选的考验。

  阿什伍德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只管达成贸易协议艰难重重,但在未来多少年中,英国仍会与美国建立更加周密的关系,因为它正努力在国际体系中寻求新的位置。